Categories:

1105_a633

   老爷子最宝贵的遗产是什么?连这个住的地方,都是国家给老爷子住的,像是集体宿舍一样。老爷子死后,他们也没有份在这里继续住。

   叶老没有什么遗产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   叶老有的,只有宝贵的人脉与威望。

   因此,却是叶老若二婚这个事儿,在圈子里的影响绝对不小。

   不是说老同志不可以二婚,而是二婚了的话,叶老难免会爱屋及乌,偏心那边的孩子。若来的女人是个老妖精的话。

   张妙善若是无奈的口气:“若爸真想再婚,谁能阻止他?爸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?”

   “大嫂。你以为爸再婚的话,大哥能答应?你想想,那年头,妈死的时候,不是还死不瞑目吗?这个女人,明显是那时候的狐狸精,把妈气到死的。”

   兰珊珊这话,突然撬开了张妙善的记忆,那时候叶老夫人死之前微妙的场面,到如今,仍记忆在一家人的心里,永远挥之不去的灰色画面。

   想一家子,包括她老公,对叶老的渐而远之,无不都是因为叶老夫人死的时候说的那些话。

   母亲都因为狐狸精死不瞑目了,当儿女的,怎能容忍在母亲死后,让小三登堂入室。

   “妈当年,好歹是国家干部的女儿。怎么都想不到,会被这样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乡下小三,给整成这样!”兰珊珊像是为死去的婆婆气愤填膺地说。

   张妙善看着她:“你和你老公一块过来的?”

   娇俏少女粉嫩露玲珑身段

   “是啊,万生和大哥小叔都通过电话了,连大姑二姑都耐不住,大姑你知道的,军队机关干部,本应该和爸是最亲的,现在和爸关系却闹的很僵,什么原因,还不是看不惯爸作为军队干部作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。”兰珊珊越说越气,好像家人的气都聚到她一人身上,怒气汹汹,“长问不知怎么想的?他不是小叔的儿子吗,不是妈的孙子吗?怎么会帮起误入歧途的爸呢?”

   叶长问的行为举止,在叶家人看来,是很奇怪。

   “他自小粘老爷子。”张妙善皱着眉,想,莫非叶长问自小就是个小妖精,为了巴结好老爷子不择手段,连自己奶奶都抛弃了。

   “所以我常说小叔和亚平教出了个好儿子啊。瞧亚平被自己儿子给气得,差点吐血。被老爷子都赶出了门。亚平说要和爸打官司。”

   “她能和爸打什么官司?”张妙善不论王亚平做的事对不对,只觉得王亚平做的这每件事都是蠢的。

   “要告爸教唆她儿子不孝她这个妈。”

   这是家务事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这种告状,法官接到,都只能摇头叹息。也只有王亚平这种蠢蛋,把自家的家丑,都曝给了众人看笑话。

   张妙善不和王亚平这种猪一样的队友结盟,问起:“你刚说,其他人怎么了?”

   “大姑她们,直接都奔那地方去了,想当面揭了那狐狸精的老底。我这不赶紧来找你,一块去。”

   这二房真行啊,策动了大姑小姑出马之后,自己又赶紧来拉大房助阵,就是自己迟迟不敢出兵,想渔翁得利。

   张妙善张口,看了看兰珊珊焦急如火的脸,好像终于明白她急成这样的原因了,一方面,兰珊珊倒是也怕,去的时间迟了,自己分不到这一羹,还要被大姑二姑等人骂上。

   “你们去吧。思臣他病着,家里没有其他人了,我是不敢走开的,我只这么两个孙子,就你说的,太宝贝。”张妙善说什么都不会轻易踏入这个泥沼。

   “大哥,大哥他都说要去!”兰珊珊抓住她老公说的话说。

   “那他去好了。他去不就代表我们一家去了吗?”张妙善道。

   兰珊珊瞪着张妙善回身入了房间的背影好一会儿,心想:真行啊!这只狐狸!这样都说不动!不知内心里打了什么算盘?

   不过都事到如今了,她倒也不怕张妙善真打了什么个人的算盘。大房有人代表了就行。

   虽是这样想,拉不了张妙善一块下水,兰珊珊这心头还是很痒的,竟是有些不踏实起来。转回身,匆匆要穿过院子走出门口,那头忽然射来的目光让她脚步一顿,转头一看,一个冷酷冰冷的身影站在抄手走廊一头,好像是看着她有好一阵了。

   “思泉,你这是要把我给吓的……”兰珊珊摸着胸口,像是急促地呼吸了阵,望回叶思泉那双寒冷的眼珠子,心里忍不住想:这孩子,既然都病成这样,八成是怨恨着这世上所有的人,不如死了算了。

   似乎是洞穿了她内心里的想法,叶思泉嘴角冷冷溢出声笑。

   就这声好像从地府里冒出来的寒笑,让兰珊珊又是不寒而栗,拔腿就跑。

   这孩子太可怕了,好像是地府里出来的。

   冲出叶老家的大门,兰珊珊拉开老公小车的车门,说:“走吧。”

   “大嫂呢?”叶万生不见她身后有其他人影,犯疑。

   “她说她不去,大哥去就行了。”

   叶万生脸一层黑。

   “怎么,大哥说他不去吗?”

   “没有。”

   但是,在叶万生看来,哪怕是叶辉贤去了,张妙善不去,始终让他们心头哪里不安。

   “不管了,赶紧去吧。我怕大姑她们,已经冲进去了。你们兄弟不在的话,到时候怎么办?”兰珊珊催促着老公开车往庙会赶。

   叶万生想的也是,赶忙踩下油门,冲庙会赶去。

   庙会里的茶馆。

   叶老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茶桌。

   沈奶奶也没有声音。

   两个人,是自刚吵的那一架后,沉静了有些时间了。

   “钰珍……”叶老在沉默许久之后再次启口。

   沈奶奶抬头,意味悠长的目光望向他。

   这一幕,好像给人一种旧情人相见恨晚的错觉。

   叶小青冲进茶馆时,远远瞧见这一幕,心头,蹿起把无名状大火。

   “大姐。”叶小艺尾随她身后,来不及拉住她。

   叶小青冲到了沈奶奶旁边,举起只手,巴掌大的铁砂掌,冲沈奶奶的头上掴了下去。

   说时迟那时快,对面另一只军队练就出来的铁手,扼住了叶小青挥到半空的铁掌。

   叶老扼着大女儿的铁砂掌,面色铁青,好像如临大敌。

   叶小青看着他这副表情,只觉从脚心里冒起股寒意,喊:“爸……”

   这是她爸,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小三对她这个女儿表出这样一幅表情?

   沈奶奶眉头一皱:这是他儿女?什么时候都来了?

   叶小艺见姐姐被抓,沈奶奶依旧稳当地在椅子上坐着,不由和姐姐一样心头蹿起了股气,绕到沈奶奶身后,伸手就要拉开沈奶奶的椅子,让沈奶奶摔下来。

   好在沈奶奶早就觉得是时候自己该走了,毕竟他女儿都不明状况过来闹了,先站了起来。

   叶小艺拽的是空了人的椅子,没料到,用的力度过大,倒是让她自己拖着椅子往后踉跄了几步,差点儿自己给摔了,气粗地破口大骂:“你这老不死的!”

   叶老一个用力,将大女儿举起的拳头一甩,叶小青未想父亲到这个年纪还有这么大力气,同往后狼狈地踉跄了两步。叶老这时走到了骂人的叶小艺面前,伸手就甩了叶小艺左脸一巴。

   啪!

   响亮的巴掌声。

   让叶小青、叶小艺,以及后来抵达茶馆的叶家三兄弟,傻了眼。

   “爸……”叶小青含了泪,不敢置信,通红的眼眶里饱含的愤怒,仇恨,射向沈奶奶。

   沈奶奶埋头拍打着自己刚弄皱褶的衣摆,对于叶家人射来的目光,眉头不仅没有皱了,反而感到一阵好笑和冷笑。

   俨然,那个女人,哪怕是死之前,都不怕在死后继续作孽。

   “道歉!”叶老只对着刚那骂了沈奶奶的叶小艺继续说。

   “爸!”叶小艺瞪大眼。

   “她是你妈。还不快道歉!”

   什么?!

   叶家五兄妹,还有兰珊珊等,像是被雷劈中,一动不动。

   “爸!”叶小青反应最快,冲叶老激动地喊,“如果你想娶她进门当我们的新妈,也必须先问过九泉之下我们妈的意见再说!”

   听到叶小青这话,沈奶奶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:“神经病!”

   “什么神经病?你才是神经病!”叶小艺骂回去。

   沈奶奶实在是懒得和这些人叫骂了,沉心静气地说:“我是说我是神经病的话,才会如你们说的,和这老头再有瓜葛。”

   意思是,叶老追求她,但她没答应做他们的继母?

   叶家人一个个又像是被雷击中,周身僵硬。

   叶老对着这群不分青红皂白上门来闹的儿孙们,哼哼气,同沈奶奶一样,心底感到特别的好笑。

   沈奶奶没顾得上他们这些人震惊的眼神,抓起自己随身带的小布袋,以一如既往的步子擦过他们身边,平平静静地走出了茶馆。好像是这场闹剧和自己完无关一样。

   “爸……”见着沈奶奶走了,叶小青面色难堪地看回叶老,鼓着口气,可见想拷问叶老的念头没有就此消失。

   那女人是拒绝了她老爸,但不代表当年她做的错事可以原谅!

   叶老对着他们一个两个兴师问罪的眼神,是觉可笑至极,冲着他们说:“我不是和你们说了,那是你们的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