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

2264_a626

没等温暖想下去,就见傅明宇目光洞察的瞥了她一眼,似乎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了。

温暖缩了缩脖子,低声道:“丑媳妇总要见公婆,不是吗?”

“没有婆婆……”

脸上的笑意无端浅了三分,傅明宇抬手揉了揉温暖的头,“你只有公公,至于婆婆,仙逝多年,知道了?”

傅明宇和姚素月关系不睦,这在S市并不是什么秘密,不说豪门里那些宴会,只傅氏集团过往这么多年的年会上,傅明宇对姚素月,也依旧视若无睹。

这些年过去,无论是姚素月还是傅家的人,已经都习惯了。

傅明宇的母亲宁卉当年是傅家的钢琴老师,傅振宁与她一见钟情,不顾傅家二老的反对,执意娶了宁卉。

可婚后才两年,宁卉就因发现傅振宁出轨而自杀了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傅明宇对傅振宁和姚素月一直都没有好脸色,也就这几年,因为傅老爷子身体不好,傅明宇进入傅氏工作,和傅振宁一起应对来自叔伯兄弟的算计,父子二人的关系才亲近起来。

可对姚素月,傅明宇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和她笑脸相对了。

“三哥,自小到大这么多年,你对五哥,亲弟弟一般的好,你就真的不介意?”

思索许久,温暖大着胆子问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

傅明宇沉默片刻,搅动着杯里的黑咖啡,低声笑道:“小的时候,其实是介意的。可是,无论我怎么骂他,甚至打他,他始终跟屁虫一样的跟在我身后。后来大了,才发现,他其实也是无辜的。”

记忆里,那个被傅明寿等人迁怒的欺负,宁可咬牙挨揍,也不骂他一句“孬种”的小小身影在眼前滑过,傅明宇眸色渐暖。

“过往的事,错的只有老头子和他母亲而已,与他又有什么相干呢?”

说着,傅明宇看着温暖道:“以后如果要回那边,你不用搭理她。她不敢挑你的刺儿,要真是敢……”

眼中的幽光一闪而过,傅明宇再未多言。

温暖识趣的点了点头。

傅振宁错在不该婚内出/轨,他大可以和宁卉离婚,再娶姚素月。

而姚素月,错就错在明知傅振宁是有妇之夫,还和他纠缠在一起。

可傅振宁毕竟是傅明宇的父亲,所以,傅明宇就把宁卉自杀的怨气,大半都归咎在了姚素月身上,二十多年了,愣是没跟她说过一个字,更不用说给她个好脸色了。

知道姚素月是傅明宇的禁忌,温暖再未多问,转而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,五哥没生出过别的心思?”

傅明宇即将登上傅氏集团的第一把交椅,而傅明锐,则和留学时结识的几个朋友做什么风投项目,与傅氏不沾边,同样都是傅振宁的儿子,一相对比,难保傅明锐不会生出什么不可对外人言的心思来。

笑着摇了摇头,傅明宇轻声道:“小五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”

所以,该他的,他一分都不会少给他。

但是倘若将来有一天他动了什么歪心思……

傅明宇眸色渐深,再未往深处多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