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

0224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裴逸白,我……”宋唯一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满脸淡定的男人。

他直接撇开她了?

“叫去检查叫逸白干什么?他现在还在生病,就不能为他想想?再者我还陪着呢,的胆子被老鼠吃了?”裴太太对于宋唯一的犹豫视而不见,却因为她的磨蹭而发了火。

劈头盖脸对着宋唯一一顿好骂。

宋唯一这才发现,这位裴夫人,不仅逼人的手段高超,发起火来,同样不容小觑。

心里憋屈,在加上裴太太的怒骂,宋唯一起了破罐子摔破的心里。

好,去就去,到时候检查结果出来,给他们看个清楚。

“还慢吞吞的磨蹭什么?不过是做个检查而已,又不是要的命,不去就是心虚。”

裴太太没等来宋唯一的配合,不耐地转过身,冷面质问。

宋唯一的小心脏如雷击鼓,有些艰难地张口,却吐不出一个词。

“明明不是我自己说怀孕的。”她咕哝着反驳。

冬日蜜桃少女粉色毛衣展白丝美腿甜美微笑写真图片

“现在不管是谁说的,我要看到结果,别跟我磨蹭,快走。”看着那张脸就生气,偏偏在这个时候传出怀孕的话。

“若是不走,我叫保镖来,把扛过去,信不信?”

“啊?我走,我走,可以了吧?”宋唯一气冲冲地加快脚步。

好,裴逸白不吱声不阻拦,非要我去检查,一会儿别哭。

两人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裴逸白的视线,最后“哐当”一声,将门关上,病房里恢复了沉静。

外面的太阳刺眼夺目,裴逸白望着许久,片刻后,拿出手机,在通讯录上找到了王蒙的号码,拨了过去。

“裴总?”

“嗯,刚才跟说的事情,办好了吗?”裴逸白的声音还有些哑,不过精神好了很多。

“刚刚办妥,正要给电话呢。”

“确保万无一失?”

“我保证,只裴总放心。”王蒙信誓旦旦地说。

心里却狐疑到了极点,为什么裴总好端端的让他收买妇产科的医生?让他们作假,若是嫂子以为是真的怀孕呢?

这件事,王蒙识趣地将疑惑憋在心里的,不是他该问的问题。

“对了裴总,这是怎么了?生病?”王蒙关切地问。

“没事,宋唯一被关在厕所的事情,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?”裴逸白眯眼,突然问起宋唯一被关的事情,俊容闪过一丝戾气。

尽管最后,宋唯一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惊吓,只不过背后那个人的用意,简直罪该万死。

他过问这件事的进展,是王蒙意想中的事,立马点头道:“已经查出来了,是跟嫂子同个办公室的王设计,现在正要问问裴总的意思,要怎么处理。”

“哦?”

王蒙说起来,他对那个王设计似乎有点儿印象。

裴逸白隐约记得,这个王设计曾有一次穿着高跟鞋摔在自己面前,正好朝着他扑过来,将半杯冷的咖啡弄到了他的裤子上,所以记得格外清楚。

“至于为何王设计屡屡针对嫂子,这个,我也还不是很清楚。”王蒙犹豫了片刻,才说出这句话。

“屡屡针对?裴逸白笑了。

这么说,还不止这一次?还有几次是他不知道的?

“裴总……”

“最好给我说个清楚,让盯着,就是给我弄出这么个结果来?”裴逸白厉声道。

他都舍不得欺负的女人,放在公司,竟然一次次受了委屈。

偏偏宋唯一那个笨蛋,宁愿瞒着他也不说,若是她此刻在这里,他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。

“是……”

“到非洲出差的事情,去吧。”裴逸白漫不经心地通知。

“不是吧裴总?”王蒙哀嚎一声,这不是副总的事情吗?

“至于王设计……”裴逸白的声音停顿了片刻。

王蒙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,不敢再讨价还价说出差的事。

“我不想在公司看到这个人。”

“是的,我明白。”

宋唯一和裴太太,足足过了几个小时才回来。

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,宋唯一是惊呆了,而裴太太,则是气坏了。

检查报告被宋唯一拿在手上,裴逸白的脑袋从电脑上抬起来……

对了,电脑是叫王蒙刚刚送过来的。

“怎么了?妈,检查结果出来了吗?”裴逸白张口问。

裴太太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,此刻看自己的儿子,也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了。

裴逸白见此,颇为狐疑,“怎么都不说话?宋唯一,问呢。”

在裴太太身后如小媳妇般的宋唯一,整个人懵懵地坐了下来。

手里的检查报告,快被她捏碎了,而她的手心,也出了一层层细汗。

“这就是检查结果?给我看看。”裴逸白走了过来,直接从游神天外的宋唯一手抢过那份报告,宋唯一连挡都挡不住。

半晌,一目十行地看完,裴逸白慢慢合上手里的报告。

“怀孕两周……”

裴太太脸色更为难看,两周,两周了!

满肚子火的她还没开口,裴逸白直接问宋唯一:“打算怎么办?说说的打算吧,既然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,是不是表明这个孩子,不想要了?”

本以为自己可以装鸵鸟的宋唯一,没想到突然成了话题。

她眨了眨眼,对上裴逸白的视线,满脸不解。

不是不让她多说话的吗?为什么又问她?

“宋唯一,我在跟说话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就告诉我,的答案。”裴逸白冷冷道。

宋唯一迟疑地看了裴太太一眼,她都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,但难不成还能生下这个孩子?

“我把孩子拿掉便是。”关键是,这份报告是真的吗?宋唯一想问。

先不提她吃不吃事后药的事情,而是两件事前后相差还不到一周,那所谓的半个月大的小胚胎,是从哪里来的?

一直浑浑噩噩走出来的宋唯一,突然想到这一点。

目露震惊地看着裴逸白,不会是他在背后做了手脚吧……

“说什么?”裴逸白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问。

“我,也不知道。”宋唯一缩了缩脖子,她好像明白了什么,可她不认为裴太太会将一个未成形的孩子当做是一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