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样app视频

   看着孙丕扬捂着嘴打着嗝离开的背影,钱渊实在没忍住扑哧笑出来,好一会儿才察觉到一旁唐顺之不悦的眼神。

   “背后讥笑,非君子所为……但晚辈是当面。”钱渊开了个小小玩笑,收敛脸上笑容,“真的有必要吗”

   孙丕扬的来意无非有二,其一是他如今隐隐为随园一员,在替钱渊考虑,其二,被调任镇海知县后,他的政治前途很可能会和开海禁通商紧密相连。

   所以,孙丕扬希望能缓和钱渊和胡宗宪之间的僵硬关系。

   但唐顺之考虑的更多一些。

   唐顺之叹道:“胡汝贞只管招抚汪直,对镇海不闻不问,一旦朝中御史弹劾……”

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钱渊大笑道:“不意荆川公也如此狡诈。”

   唐顺之脸黑如锅底,不领情居然还反口嘲讽!

   唐顺之考虑的是,让钱渊不要将通商一事全都握在手中,略略分权给总督府,以便于日后科道言官弹劾,朝中问责,有个身为浙直总督的胡宗宪顶在前面背黑锅。

   “他胡汝贞招抚汪直,我钱展才主持通商,此事早在年初便已定下。”钱渊笑道:“不好改了,不好改了。”

   “何必如此”唐顺之纳闷道:“其实总督府多有幕僚赞同通商一事,胡汝贞本人也未必……”

   钱渊叹了口气,在肚子里打了打草稿,才正色道:“胡汝贞此人,虽攀附严党,虽权势心重,虽量窄至此。

   气质性感女神蓝色毛衣裸香肩秀大长腿诱人

   但自嘉靖三十三年末出任浙江巡抚,主持东南抗倭以来,亲赴战场,多有战功,虽有钱某定策设谋,但却是他胡汝贞给衣给食,使田洲增兵三次,使东南局势不至崩坏。

   后升任浙直总督,大力推行提编法,截留两淮盐税,殚精竭虑,编练新军,头发都熬白了……”

   “的确如此,胡汝贞也不容易。”唐顺之点点头。

   “东南俞龙戚虎一时名将,更有钱砍头坐镇。”钱渊平静的说:“虽我恨其贪功,责其量窄,但不得不说,浙直倭乱平息,胡汝贞首当其功。

   唐顺之用崭新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青年,这么多年了,自己似乎从来没看清楚过。

   不同于孙丕扬只是揣测,唐顺之是很清楚钱渊和胡宗宪之间曾经存在多大的间隙……但钱渊却如此推崇,胡汝贞首当其功。

   “自开国以来,东南从无这番乱局,胡汝贞挺身而出,立此奇功……”钱渊长叹一声,“但如此大功,只怕难赏。”

   唐顺之一个激灵,抬头试探问:“京中有变”

   “非为今日,而为明朝。”钱渊摇头道:“刚不可久,严党今日权势滔天,明朝项上人头都难保。”

   这次唐顺之听懂了,“徐阁老”

   “华亭此人最擅隐忍,一朝得势……”钱渊面无表情的哼了哼,“都说严东楼狠毒,嘿,哪里比得上徐华亭啊!

   若无大变,分宜致仕,当是华亭接位,为拨乱反正……嘿嘿,拨乱反正,徐华亭必然清洗严党,严世蕃是第一个,第二个必是胡宗宪。”

   看了眼呆若木鸡的唐顺之,钱渊继续道:“无非朝中科道言官弹劾……熬死了严嵩,满朝还有徐华亭的敌手更别说他必然招诸多致仕官员回朝,荆川公觉得呢”

   唐顺之颓然垂头,严嵩父子这些年将多少官员赶出朝堂,贬谪出京……这些人回朝,不用说,必然是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胡宗宪身为严党在外最得力的封疆大吏,那些人会用无数脏水泼得胡宗宪满头满脸。

   “所以,通商一事,绝不能让胡宗宪插手。”钱渊轻声道:“荆川公当知,钱某有多重视通商一事,哪怕只有一丝丝风险,也绝不可以!”

   这是理所应当的,也是钱渊一力将通商一事揽入怀中的原因。

   沉默很长时间,唐顺之喃喃道:“胡汝贞日后……”

   “只怕难得善终。”钱渊用窥探的目光打量着唐顺之,“今日万里长城,明朝一缕英魂。”

   胡宗宪身为浙直总督,大权在握,风光无限,但在钱渊一番入骨三分的分析下,已是岌岌可危,身前身后尽是无底悬崖。

   唐顺之好似片刻间老了几岁,扶着桌沿艰难起身,“展才,听闻你和裕王、高新郑交好……”

   钱渊赶紧上前扶住,“放心,放心……晚辈年幼,不过胡乱揣测而已,尚不至于此,不至于此……好好好,晚辈应下,定然保胡汝贞一个好下场!”

   不是钱渊要胡乱保证,实在是怕唐顺之出事……这老头多年来过的是苦行僧的日子,住茅舍,睡门板,冬不生火取暖,夏不摇扇乘凉,出入不坐轿,一个月只吃一次肉。

   好吧,人家唐顺之是希望用自苦的办法来摆脱物质的诱惑,但在钱渊看来,扯淡,只能让自己身体一日日垮下去。

   事实上,唐顺之在原时空就在四年后在通州病逝。

   “好了,老夫没事。”唐顺之强打精神,犹豫了下说:“只请展才放在心上,若有机缘……”

   钱渊正色应下,长鞠一礼。

   这一礼心甘情愿,因为唐顺之和胡宗宪之间从无往来。

   钱渊也不想看到胡宗宪再次在绝望中写下“宝剑埋冤狱,忠魂绕白云”,他也的确准备做出一些努力,当然了,护住胡宗宪只是顺带的。

   事实上,徐渭来信提到过这一点,招抚汪直和通商看似是两件事,但实则是一件事。

   日后科道言官要弹劾胡宗宪,招抚汪直必然是一项罪状,这不可避免的会攀到钱渊身上……虽然钱渊跟汪直保证,自己是徐阶的孙女婿,但到时候徐阶不落井下石已经是厚道的了。

   所以,科道言官弹劾,这颗炸弹需要提前引爆。

   钱渊一直在为此努力,他希望的是,引爆这颗炸弹的地点不在胡宗宪的屁股下,而是在自己的屁股下。

   如果能顺利解决这颗炸弹,或者说在引爆炸弹后,钱渊能安然无恙渡上金身,那胡宗宪很可能会逃过一劫。

   不过,虽然有后手,但钱渊也没什么把握……虽然他善于借势,但无论是嘉靖帝、严嵩严世蕃还是裕王、高拱,都不会深层次参与其中。

   再等等吧,钱渊脑中思绪万千,脸上百态呈现,时而肃穆,时而狰狞,却没看见唐顺之递来的一张纸。

   “嗯”唐顺之提醒道:“展才”

   “噢噢……”钱渊接过纸看了几眼,拿起一旁的鹅毛笔蘸蘸墨汁圈了几个名字。

   唐顺之皱眉道:“又是这几家不许出海”

   “有点太明目张胆”钱渊笑了笑,提笔又圈了几个。

   唐顺之狐疑的看了钱渊两眼,“他们得罪你了”

   “当然没有。”

   钱渊脸上突然堆砌上温和的笑容,但对他还算熟悉的唐顺之却能从这笑容中察觉到丝丝寒意。

   不好意思请天假

  实在忙,忙到半夜,明天还得早起,这段时间为活动忙的头疼,主要是因为疫情,要核酸检测,请天假。

   《脸谱下的大明》不好意思请天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

   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